www.5285995.com

博士生未获学位起诉母校又是论文的锅?

时间:2019-08-10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7月24日,上海大学博士生柴丽杰因学位申请遭拒起诉上海大学一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当天庭审未作宣判。

  据梳理,该博士生于2014年9月至2017年12月在上海大学应用经济学(法律金融学)专业攻读博士研究生,其撰写的博士论文通过了被告组织的开题、预答辩、盲审、正式答辩等环节。论文答辩委员会的最终答辩意见为:建议授予博士学位。然而上海大学以原告发表的核心期刊学术论文不符合规定为由,未组织学校评定委员会对原告的博士学位申请进行审核评定。

  该博士生在校期间,在南大核心期刊上发表了1篇学术论文,并在全国性学术会议“中国商法年会”上发表了一篇会议论文。这并未达到《上海大学经济学院研究生学位授予科研量化指标》所规定的3篇。而现行《上海大学研究生学位授予科研成果量化指标》中,对文科类博士学位申请人的要求是“在国内外核心期刊或全国性学术会议上正式发表2篇与学位论文有关的学术论文”。柴丽杰读书时所在的经济学院,则在此基础上“加码”了论文数量。

  为柴丽杰代理此案的是上海市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秘书长、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何渊,以及行政法领域的知名律师曹竹平。两人共同表示:“为保障学术自治,国务院的《学位条例暂行实施办法》规定各高校可以自行制定细则,但没有规定学校以下的部门还能单独设细则。如果按照学院的规定不授予其博士学位,就相当于学院架空了学校的规定。”当然,学院规定是否合规合理,仍有待法院的判决。但该案的出现,恰逢全社会集中反思“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的当口,该案也就有了标志性的意义。

  2018年10月,科技部、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科院、中国工程院等五部门就已发出通知,联手开展清理“四唯”(“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的专项行动。这一行动针对的,www.318tk.com,就是当前一种浮躁的学术风气。其实,从正常的逻辑不难理解,在有限的在读时间里,一味追逐论文数量,那么质量必然下降。同样的,究竟是集中精力打磨一篇论文,还是手忙脚乱多篇论文同时上马,哪个对科研的意义更大,倒也是值得考究一下的。

  当然,对于苦于凑不够论文篇数的学生来说,解决方案也不是没有,或者说,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压根也不是事儿,比如求助庞大的“论文产业”,该名博士生也曾表达过对“花钱发论文”的不满。当学术异化为一种GDP,数目成了最主要的考核标准,还被不断加码,那么可以想见的是,必然催生出一个产业。但这样的产业,究竟是负资产还是正资产,相信是不言自明的。

  近日,另一案例也引发了不小的关注,南京林业大学老师蒋华松没有发表一篇论文却评上了教授,他凭着教学的硬实力,成为南京林业大学第一位“教学专长型”教授。这或许也可作为当前反思论文泡沫的一个注脚。对论文的权重重新评估,开辟另外的评价标准,这样的尝试应当鼓励。

  需要明确的是,论文的作用不可替代,反思“唯论文”也不意味着要取消论文。但是对论文在学生生命的价值评定,需要有更为学理化的衡量,而非数字化的认定。比如纸面上一刀切的标准,是否需要给学术共同体、专家委员会的认可留下一些空间?学术规则的制定,也该到了系统性反思的时候了,不妨就从这起个案开始吧。

  让优秀医生走出来,做到内外兼顾实现利益均衡,应像鼓励事业单位或者专业人才创业那样,提供优惠待遇,解决其后顾之忧,医师全职或兼职开诊所的制度之善才会线

  相较于单个创作者的势单力薄,和对相关法律内容知之甚少的实际情况,所在平台也应该适时提供法务支持,有效保障创作者的版权利益,以避免无谓的麻烦和损失。

  在这一事件中,尤其需要明白不论是私有化还是公有化,处理好“长短期利益”争论,才应该是此次乔家大院景区和各类组织、企业、法人单位管理者首先需要思考的问题。

  希望网络小说能够尽快找准方向,作为一个相对较年轻的行业,各方面包袱和担忧减少,就会有更多探索试错的空间。如果能有所收获,那对于其他内容领域也不无借鉴意义。

  政务新媒体怎么开,多少合适,说到底还是要以民众的需求为导向。一些单位的政务新媒体四处开花,表面看异常繁荣,但实质上既浪费了运营成本,也构成对用户的信息干扰。

  监管部门应该进一步强化对药品市场的价格监管,依法加大对串通投标、哄抬价格,以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牟取暴利等行为的查处力度,为药品企业公平竞争创造更好的市场环境。

  说到底,移居“超级地球”当然只是一个话题,真正要实行的,还是保护和节约地球本身拥有的自然资源,并利用科学创新以生产更多的资源来保障人类的需求。

  有关部门也应介入调查该平台是否存在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并依法行政处罚。只有在消费者积极进行权利斗争和相关部门严格执法下,才能更有效维护消费者权益。

  打造一个旅游IP不容易,但要砸掉一块旅游招牌却很简单,这是乔家大院被摘牌给出的最大教训,那些仍一门心思放在门票经济上的旅游发展路数已经越来越行不通了。

  此条款不同于彼合同,但内在的原则和立法精神是一样的,合同法》也应是与时俱进的,应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不断改进和完善。而这,同样是法治目的的一部分。

  “蹲式窗口”问题,这家医院会不会是最后一个,很难说。而如果再有“前赴后继”的情况,媒体监督、舆论关注的点有必要“侧移”到“不曝光就不整改”这个焦点上。

  在国产动画电影爆款不断增多的当下,周边市场想要做好,周边产品配合影片推出的时机必须赶上步点,必须提前谋划和授权,必须提振被授权商的信心,构建其品牌价值至关重要。

  此次冲突并非多么恶性的事件,但它足以照见社会不同阶层发生利益冲突时的种种面相。网友的支持和声援,同样是基于贫富差距、社会地位高低差距下,对相对弱势者的一种代入式共情。

  问题被曝光后,相信相关部门会迅速介入调查,然后“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开展“大摸排”“大检查”之类的行动。但是,丑闻曝光后的雷霆行动恰恰反映出日常监管的不作为。

  儿童,从不是家长们的私人财产,而是需要更多公共保护的社会成员。以更有针对性的立法,明确“童模”的劳务性质,厘清监护人、商家、摄影机构的各自义务,已然迫在眉睫。

  药品是特殊商品,涉及人的生命健康,不容忽视,必须慎之又慎。因此,相关部门应当积极探索网售处方药的合法合理发展路径,对于其中乱象也应早研判、早依法根治。

  可能危及公共安全的防疫检疫无人理会,可能成为权力自费的收费却一直公然而行。这样的监管现状,当然会严重劣化监管环境。管好了监管者和机构,才有可能管好宠物交易市场。

  老年旅行者的确需要根据自身情况理性出游,但这不是旅行社推卸责任的借口。老人的猝死也许有自身健康情况的原因,但旅行社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就应承当相应的责任。

  身处这个互联网时代,www.w904.com。公民隐私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作为企业,无论名头有多么响亮,都必须严格遵守法律,肩负起全面、有效保护公民隐私权益的责任。

  无需多讲大道理,从常识和本能就可以判断,“季军晕倒颁奖照常”是大煞风景的一幕,与体育精神背道而驰。这个事件,是继“递国旗”事件,马拉松赛场又一争议性一幕。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